首页 >> 最新文章

重视农民工就业出现的新变化贾思乐贾思乐

发布时间:2019-10-14 12:19:55 来源:万恒娱乐网

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我国经济增长从遭受严重冲击到企稳回暖,经历了剧烈震荡,目前已经率先恢复并正引领世界经济重回增长轨道。与经济形势变化相对应,我国的就业形势也正在经历从寒冬到春天的转变: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2008年底我国有大约2000万农民工失去工作,就业形势极其严峻,随着政府应对金融危机的政策措施逐步发挥作用和经济形势企稳回暖,就业形势也出现明显向好趋势,企业招工难和农民工短缺现象又开始在很多地方出现。需要指出的是,与过去相比,目前出现的招工难和农民工短缺现象出现了许多值得重视的新变化。

一、农民工就业出现的新变化

由于农民工就业和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更直接和密切,农民工就业因此是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变化的晴雨表。与过去相比,当前的农民工就业出现了许多值得引起重视的新变化,概括起来主要有下几点:

一是农民工短缺从局部扩展到全国。“民工荒”过去主要发生在珠三角、闽东南、浙东南和环渤海湾等沿海加工制造业聚集地区。当前“招工难”不仅在珠三角、长三角和环渤海湾等沿海地区频频出现,而且在内陆传统劳务输出大省,如河南、安徽、湖北、湖南、四川、重庆等,甚至在云南、甘肃、宁夏等西部省区市都陆续出现。短缺不再局限于沿海地区和大城市,内陆大中城市也现“民工荒”。虽然少数内陆大城市过去也出现过零星的“招工难”现象,但中小城市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的中小城市总体来看存在着农民工的供过于求状况,当前的“招工难”不再局限于大城市和沿海城市,内陆地区和中小城市如湖南株洲、湖北襄樊、河南安阳,以及湖北汉川和四川蓬溪等这样的中小城市也开始出现农民工供不应求的局面。这种情况说明民工短缺不再是局部现象,而是正在演变为全国性的普遍问题。

二是农民工短缺的行业分布更加广泛。过去的民工短缺主要发生在那些从事“三来一补”的外向型劳动密集型企业,行业分布比较集中,主要是产品竞争比较激烈的制鞋、玩具制造、电子装配、服装加工、塑料制品加工等行业。当前农民工短缺的行业和部门分布更加广泛,不仅包括上述劳动密集型的加工制造行业,而且还包括机电制造、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产品制造业、文化体育用品制造业等工业性生产部门;一些服务业部门,如酒店、餐饮、零售、保安、家政等行业的“招工难”现象也很严重。同时,招工难不仅出现在外向出口导向型企业,而且主要面向国内消费市场的内向型企业也越来越难以招到合适的农民工。

三是农民工技能短缺现象更加突出。当前农民工供求关系呈现普遍短缺的局面,但最紧缺的是掌握一定技能的技术工和熟练工,特别是高技能工人的稀缺程度更高,很多企业即便提供比以往高出甚多的工资和福利,也难以招揽到足够数量的高技能人才,农民工就业的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

二、如何认识农民工就业的新变化

当前农民工就业出现的新变化既有劳动供求总量矛盾的影响,但更多地是一种结构性矛盾,我国们应当对当前农民工就业出现的新变化有一个比较全面和清醒的认识。

首先,不同地区和不同类型企业“招工难”原因不尽相同,具体问题需具体分析。国际金融危机期间,沿海外向型企业受到较大冲击,订单明显减少,不少企业开工不足,进而停产减员,导致农民工回流的现象大量出现。随着经济形势的逐步好转,外贸形势也出现好转,上述企业的外贸订单增长较快,现有员工无法按时按量完成生产任务,这些企业的用工需求迅速增加。因此,沿海外向型企业的“招工难”主要是由于国外消费需求增加所致。内陆地区“招工难”的原因则与此不同。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内陆地区公路、铁路、航空等交通基础设施和重大工程的建设力度,同时,在沿海地区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内陆地区承接了沿海地区转移过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经济增长速度加快,随之出现了一些企业用工需求迅速增长以至于难以满足的情况。内陆地区的“招工难”主要是由于我国产业结构调整和国内需求的增加所致。

其次,产业结构调整和需求结构变化正在产生巨大的新的劳动需求。当前内陆地区经济增长迅速,工业化进程加速,同时,沿海地区也正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努力发展新兴产业和知识经济产业,新的劳动需求被不断创造,这是导致当前农民工短缺的主要原因。同时,产品的需求结构发生转变也正导致企业对技能型工人的需求快速增长。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导致的外需下降,中央和地方政府通过多种政策和渠道扩大国内需求,从在某种程度上讲,国际金融危机导致的外需下降在一定程度上为内需所弥补。我国居民与发达国家在消费需求、消费结构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别,为满足国内需求,企业需要重新设计和调整产品的质量、功能、包装等,这就对劳动者技能转换提出了新的要求,不能满足这些新的劳动需求,就业的结构性矛盾就会更加突出。

第三,农民工就业成本上升和就业观念变化正在使一些岗位丧失对农民工的吸引力。今天的农民工很多是二代农民工,而二代农民工所拥有的人力资本投资明显比一代农民工高,他们对就业岗位工资和福利的要求与一代农民工有着明显差异,务工动因也由“经济型”转为“生活型:和一代农民工将80%-90%的工资送回家不同,二代农民工将65%-70%的工资都用于自身消费,他们的消费习惯、消费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都逐渐向市民靠拢。这些变化深刻影响着农民工的就业选择。二代农民工在选择工作岗位时考虑的因素更多、更综合,他们不仅看重岗位的工资水平,也看重企业提供的工作环境、工作福利以及职业发展前景等,更倾向于选择较体面、较安全、有发展前途的工作岗位。农民工人力资本提高和就业能力提高增加了他们的就业成本,其保留工资明显提高。然而,当前许多企业并没有意识到农民工就业观念的转变,不重视改善岗位的工作环境和福利待遇,单纯依靠提高工资水平很难再满足农民工较体面就业的要求,部分岗位开始丧失对农民工的吸引力。

第四,我国仍有充足劳动力供给,农村劳动力转移将继续。

当前出现的民工短缺标志着中国劳动力供求关系出现了根本性变化,农村剩余劳动力正在变成稀缺资源,但我们也不能将当前民工短缺解读为中国已经进入劳动力短缺时代。实际上,中国劳动力绝对数量极其庞大,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在2014年达到最高峰时的总量将接近10亿,农村仍有大约1-2亿的剩余劳动力。同时,无论从劳动生产率来看还是从工资来看,农业劳动力和非农业劳动力的差距继续拉大,这表明农村劳动力向城镇非农部门转移的动力不仅没有削弱,而且进一步加大,农业劳动力转移趋势并不会停止,城镇地区的巨大劳动力需求仍然可以通过农村劳动转移来得到满足。

三、积极应对农民工就业出现的新变化

当前农民工就业出现的新变化既合我国经济增长、结构调整和升级等因素密切相关,也和农民工自身特征发生的变化有关,对这些新的变化应该给予高度重视,采取综合性的政策手段加以应对,不断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对农民工就业提出的新需求。

消除农民工稳定就业的障碍,让农民工享受到普惠的就业待遇

民工短缺与农民工就业的流动性太强密切相关,如何让农民工稳定就业成为当务之急,因此,深化户籍制度、教育制度与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势在必行。首先,应该将农民工纳入本地化管理,城市政府应该为农民工提供更多的公共资源,为他们享受城镇公共资源提供便利,不因为户籍而歧视和排挤农民工。其次,给农民工子女提供公平的教育机会。二代农民工对子女的教育问题普遍比较重视,这是影响其就业决策的重要因素,城市政府可以通过给农民工子女提供较好、较公平的教育机会,吸引农民工留在本地工作。再次,农民工流动性强也与其缺乏社会保障有关,加快改革现行城镇社会保障制度,特别是加快城镇养老保险社会保险的改革,适当降低农民工缴费标准,真正有效地将社会保障覆盖到农民工,促进农民工在城镇稳定工作。

继续加大农民工培训力度,大力提升农民工素质和技能水平

无论是产业结构升级和调整,还是解决企业“招工难”问题,以及提高农民工的收入,都需要加强农民工培训,这就要求各级政府继续加大农民工培训力度,将农民工培训放在促进就业的突出位置。农民工不仅需要技能水平的进一步提高,也需要进一步增强现代市民意识和文化知识水平。这就需要一方面加强农民工的技能培训,根据企业的用工需求对农民工提供技能和知识培训,提升技能水平,另一方面还要加强农民工的素质培训,使他们能够在享受城市生活便利的同时更好地融入到城市。

南京秦淮圣贝中西医门诊动态

长沙送子鸟生殖与不孕医院

武汉博大医院专家

南方燕岭医院动态

河北肝病医院

长沙长海医院详细介绍

大理东方妇产医院联系方式

四川妇幼保健院

友情链接